今天是  | 欢迎光临实中外小!
您现在的位置:利盈彩票娱乐平台 >> 学习培训 >> 师之乐语 >> 浏览文章
第47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0年06月13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核心提示:

师之乐语——和谐共进

利盈彩票娱乐平台  主办    2010年5月7  47

~~~~~~~~~~~~~~~~~~~~~~~~~~~~~~~~~~~~~~

跟随自己,让自己的灵魂做主

北国的深秋,万物开始凋谢,朔风阵阵,红叶飘零。一声嘹亮的啼哭,划破秋的寂静,一个非凡的生命降临人世。一位富商的家中,多了几分繁忙,多了几分喜悦。他就是李叔同,后来的弘一大师。早年严格的家教,使他成为一名绅士,少年完善的教育使他成为文人,自己的勤奋又使他成为画家。青年时,他远渡重洋到日本留学,并在日本娶妻生子。这时的他,可谓达到完美。人间凡是想得到的优点他几乎都拥有:高大帅气,诗文书画,珍宝钱财,应有尽有,而且家庭和睦。

正是这样一个人,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夜晚,只身前往杭州一家寺庙遁入空门,法号:演者。

这时的他已经是享誉国内外的名画家。

他的家人和朋友都来劝他还俗,但都被拒绝。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出家,他只是淡然答道:“我想来就来了”。这句话令多少人震惊。在现今的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心不为形役”?世俗的世界上让多少饮食男女承担了欲望的负载。他却轻松地从中走出,让人感叹也让人敬佩。

当时的国画大师金智勇对他的行为也不理解,并亲自到杭州看他。而他的问答却是:“我能做到最好,所以我就选择了。”此后的他一心钻研佛法,足不出户,终于成了佛学专家,被人们尊称为弘一法师。

这是一次世俗与心灵的交战,这也是一次“心”和“形”的较量。

人定时分,独自侧倚栏杆,回看历史长河,人生只不过是转瞬而逝的浪花。自己的一生应由自己掌握,无需受世俗左右。在短暂的一生中,让自己的灵魂做主,即使在风烛残年之时也不会有悔恨一生的虚度。正如公元4世纪时的荷马,他处在一个迷茫的时代,当时没有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社会。人们纵酒欢歌,而荷马却在人声的喧闹中跟随自己的灵魂,独自寒窗沥血,青灯走笔,为自己奔跑,用灵魂铸造了《荷马史诗》,同时也铸就了自己不朽的名声。

跟随自己,为自己奔跑,抵制物欲的袭击,使心不为形役。即使自己不能成为圣人,只要心中有了圣人的目标,在别人眼里,你也将成为一位圣者。

~~~~~~~~~~~~~~~~~~~~~~~~~~~~~~~~~~~~~~

四顾苍茫,唯有目送

── 一篇关于《目送》的精彩书评

朱自清笔下父亲的背影曾感动了一代中国人。那种无与伦比又无以言尽的亲情,触动着每个人的灵魂。这次龙应台出版新书《目送》描述三代间的亲情,特别是她记下自己如何送别父亲走完生命最后一程,读完让人热泪盈眶,可谓是二十一世纪的《背影》。

本书名为《目送》,取自全书的第一篇文章。这篇《目送》曾在除内地外的其他华人地区广泛流传。文中写她的儿子与自己同路去学校,但高瘦青年却始终与母亲形同陌路。这种落寞感,让她回忆起父亲的背影。当年父亲用廉价小货车载着她去大学报到教书,父亲觉得小货车太不适合送教授,于是在校门口放下她的行李便转头而走,留下一团黑烟和背影;多年后父亲过世,细雨中,她目送着父亲的棺木慢慢滑入火葬的炉门,消失在火焰中。

她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2004年,52岁的龙应台,第一次如此直面亲人的离世。父亲的逝世,是她第一次上“生死大课”,她也开始独自去咀嚼和消化人生不可逃脱的生老病死,“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龙应台说,父亲走后,让她体味到人生如同“暗夜行山路”。在父亲去世前,五十多岁的她从未经历过任何至亲的死亡,这跟她台湾“外省人”的身份有关。可以说,她是在“难民”的家中长大,由于完全没有任何社会网络,她不像其他本省孩子,很早经历过祖父祖母的过世,了解到生离死别。书中“漫山遍野茶树开”一章,龙应台记下了父亲从生病到离世过程中的诸多细节和记忆。在陪伴父亲走过人生最后一程的日子里,她常回忆起自己年幼时,满口湘音热爱古文的父亲,时常独自聆听《四郎探母》,坚持教子女背诵《陈情表》和《出师表》。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父亲辞别他的母亲,天涯漂泊再也回不了头,作为外省人,他带领宪兵连四处奔走征战,千辛万苦抚养儿女成人,他用他那种堂堂正正做人为家国,潸然泪下怀念母亲的一生,教育儿女“忠诚处事,仁爱处人”,而这也锻造了龙应台后来的人格。

在《冬,一九一八年》一文中,龙应台写下了给辞世父亲的祷文,其中写道,“人生本来就是旅程。夫妻,父子,父女一场,情再深,意再厚,也是电光石火,青草叶上一点露水,只是,在我们心中,有万分不舍:那撑伞的人啊,自己是离乱时代的孤儿,委屈了自己,成全了别人。儿女的感恩,妻子的思念,他已惘然。我们只好相信:蜡烛烧完了,烛光,在我们心里,陪着我们,继续旅程。”

父亲的老病死,让龙应台也更加了解患上老年痴呆症的母亲。年轻时聪明伶俐的母亲因患病而失忆,常常时光错乱,弄不清身处何处,也认不出眼前的女儿。《回家》和《五百里》中,龙应台描写了清明节时期,她带母亲重回离开六十年的湖南衡阳老家,面对母亲一路惶恐一路说着“要回家”的无助,她明白了母亲要回的家不是一个空间,而是一段时光;《胭脂》一文,她写下了她如何为母亲仔细画指甲,涂口红,抹腮红,她感受到年迈的母亲依旧爱美,文中充满着怜爱而又暖融融的母女情。她还为母亲拍下很多照片,每每凝视她布满皱纹的容颜,聚焦她迷离的眼神。龙应台说,老病死带来的恐惧伤痛了解与透彻,让她感受到了人生“大寂寞”的存在,那如同天地之间的“余舟一芥”,无边无际无着落,“人只能独自各自面对,素颜修行”。

对于龙应台而言,《目送》可以说是人生的一个阶段:写父亲时,父亲已经走了,写母亲时,也即将目送母亲离去,写与孩子的关系时,看到的是他们永远用背影对着自己。人生走到这样的年龄阶段,是四顾苍茫,唯有目送。全书以时间为经,以亲情角色为纬,龙应台游走于“女儿”与“母亲”的双重角色,她用工笔素描的方式,来勾勒出每寸光阴中触动自己的亲情“背影”,既是时间历练,也是反观人生。

这本书出版时,人们发现,曾经咄咄逼人刀光剑影的“龙卷风”开始变得温柔婉转,如微风拂面。号称“华人世界最犀利的一支笔”的龙应台,这些年来从公共领域转向关注私人领域,文风也从《野火集》的犀利批判转向《目送》的冷静感情书写。龙应台说,有了对生死的经历之外,开始觉得大部分社会议题其实都只是枝微末节。不过,她说“评论与文学,两者都是我”,而无论笔下书写的是什么,都总有一个核心,那便是对人最深的关切。在接受香港报纸副刊记者的访问时,她说,书写本身,于己,是自我探索;于读者,亦有启发,假如将作为喜悦笔记的《孩子,你慢慢来》,作为母亲与成长中的青少年相处学习笔记的《亲爱的安德烈》,和作为人生笔记的《目送》对读,三本书都是满怀温情的私己体会,也希望读者能读出自身的人生体味。


编辑:admin
上一篇:第46期
下一篇:第48期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学校简介 - 联系方式 - 校园环境 - 学校荣誉 - 校园博客 - 教师招聘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