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欢迎光临实中外小!
您现在的位置:利盈彩票娱乐平台 >> 学习培训 >> 师之乐语 >> 浏览文章
第135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5年06月02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核心提示:

师之乐语——和谐共进

利盈彩票娱乐平台主办   2015年5月29135

~~~~~~~~~~~~~~~~~~~~~~~~~~~~~~~~~~~~~~

人最容易迷失的地方是人群

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人是很麻烦的。”

这是一句大实话。一方面我们必须与人交往,这样才能满足爱与被爱的需求,满足对尊重的需求。另一方面他人又像地狱,当你一步踏入,便会深陷进去。你本想亲近别人却遭到了疏远;你本想得到肯定却招致了否定;你本想获得尊重却自取其辱……当这种情形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你还敢相信别人吗?你还能找到真实的自己吗?你还知道自己的最高目标是自我实现吗?你是选择逃避,还是选择坚守?你是选择压抑自己、迎合别人,还是勇敢地接纳真实的自己?你是放弃真实的自己,活给别人看,还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他们的呢?

水,最容易消失在水中;人,最容易消失在人群里。

一滴水是清晰可见的,但是,当它融入到水中,你还能找到那滴水在哪里吗?同样,即使你是一个有个性、有棱角、有爱好、有思想、有情感、有自我的人,如果迫切希望被别人接纳,渴望合群,常常也会磨灭自己的棱角,隐藏自己的个性,屏蔽自己内心的声音。马克·吐温说:“跟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我所暴露给世人的只是修剪过的、洒过香水的、精心美容过的公开意见,而把我私底下的意见谨慎小心地、聪明地遮盖了起来。”因为,只有当你变得与人群中的其他人没有多大区别的时候,这个群体才会接纳你。没有哪个群体会接纳一个异类。

人们总是喜欢接纳与自己相同的人,排斥与自己不相同的人。

什么样的人最容易成为铁哥们儿?就是那些有着相同经历的人。他们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他们有着共同的人生体验,犯过共同的错误,有着许多相同的秘密。

人们渴望被什么样的人群接纳,就容易变成什么样的人。

一个警察要去卧底,渴望被流氓团伙接纳,就必须变得流里流气,甚至还需要干出一些流氓的事情。

但需要警惕的是,渴望被人群接纳的心理常常会让我们削尖脑袋,扭曲自己的个性,压抑自己,甚至做出违心的事情。最后,我们虽然被人群接纳了,但我们的自我却消失了。

在人群中消失了真实的自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大家都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不愿也不敢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人人都在说假话,说违心的话,都在恭维皇帝的新装,结果就会导致严重的非理性行为的发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希特勒检阅部队,旁边的一位将军拍马屁说:“元首,您瞧,下面的人真多呀!”

希特勒说:“不!我一个人也没看见,我看见的只是人群!”

希特勒一语道破天机。要想让人疯狂,先要让每个真实的自己消失在人群里。只有当每个人的自我都消失在人群中,没有了自己的感受和意志,没有了自己的想法和追求,没有了自己的灵魂之后,希特勒才能驱使他们去干令人发指的事情。

人与人群有什么区别呢?

人是有“我”的人,这个“我”有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兴趣、自己的爱好、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梦想……

人群是什么?

人群就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为了获得别人的接纳,每个人都磨灭了自己的感受、想法、意愿、个性和自我。

一个人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这是一个“人”。

很多人聚集在一个社交场合,推杯换盏,彬彬有礼地交谈,这就是“人群”。

这之间有什么不同呢?最大的不同就是,一个走在乡间小路上的人,他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和目光,不用考虑自己的姿态和着装。他会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想放屁,就放屁。而在社交场合交谈的人,特别关心别人对他的看法,很在乎自己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根本不敢随便放屁。他会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按照别人喜欢的方式行动。

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装扮得很像样的人,在像样的地方出现,看见同类,也被看见,这就是社交。”

人需要社交,但不需要把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变成社交。如果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乎每个人的感受和想法,在乎每个人的议论和评价,那么,我们就会失去自我的空间,忽视自己的感受,泯灭自己的思想,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每天做一件“第一次”

每天做一件“第一次”

从表面上看,53岁的我看起来还不错。我有份好工作,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成绩斐然。然而,在2009年,一切都出问题了,我感到迷茫、生气、泄气。由于经济不景气,我所从事的调查记者的工作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我喜欢的朋友辞职了,报道资源也减少了,预算缩减了,我会咆哮“我不发短信”“脸谱是傻子用的”……

我固执地按照一直以来的方法做事,但我感觉自己一次又一次地碰壁,我的失败感从来没有那么强烈。最糟糕的是,我不喜欢自己。我不想起床,我也知道长时间压力过大和不快乐对健康有害,可我没有时间去寻找自我。

精通技术的23岁的女儿艾丽沙为我担忧,她说:“或许,你需要一条有创造性的感情宣泄的出路。”

我说:“也许吧。”

她说:“或许,你应该开一个博客。”

“博客是什么东西?”

“是在线日志。你写什么主题都可以。”

对我来说,开博客似乎是加大了我的工作量,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如果努力做到每周都做一件新事情,我就写关于这件事的博客日志。”

女儿却不同意我的说法。她说:“不,每天都有新事情。”

我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这种想法让我既害怕又兴奋。就这样,我的《“第一”们的一年》就出来了。

那是我的365个“第一次”。

2010年,我开始每天都做一件我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情,并在博客上记录下来。我不错过任何一个用视频方式记录的机会,我也给自己立了一些基本规则:第一,做一些我10年里从未尝试过的事情。相信我,如果你在9岁里最后一次做侧手翻,那么53岁时做就是第一次;第二,别赌我不敢玩蹦极。我21岁时从飞机上往下跳,我觉得没有必要填个表格声明“不用谁为我的死负责”;第三,我的计划绝对很傻,但我让自己拥抱任何一种微小的“第一次”。我不能让一天白过,我得做一件“第一次”,并把它记录下来。

我女儿错了,每天要找一件“第一次”并不容易。但她也是正确的,我需要这样做,我之前忘了尝试新事物有多么好玩。我跟街上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说话,我铲马粪,我坐轮椅,体验看不见的滋味,体味一天到晚吃小吃的感觉……一些“第一次”是关键的时刻,比如回到学校;一些第一次是我在车上临时想出来的,比如让我的狗安吉尔倒着走;有一些则是现实生活中多姿多彩的一部分,比如那天我哄安吉尔入睡。

我发现,最微小的改变最终改变了一切,它们让我摆脱了困境,把生机重新带进了我的生活。它们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第一次不必是大事,不必具有戏剧性,也不必是冒险、重塑你的生活。只要尝试微小的事情,你就可以发现自己周围的世界很新鲜,好像你重新有了一双童真无邪的眼睛。

有超过八万人在Youtube上观看我上传的视频,还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脸谱和推特看。数十人在线给我提建议、讲道理、支持我继续走下去,甚至还有一些人要加入我的“第一次”行动。

我们每个人都要列出我们要做的“第一次”,不要等待别人将你救出你无法控制的局面,你要通过每天做一件新事情来进行自救。每天做一件“第一次”,你的生命从今天就开始改变。

 

 


编辑:admin
上一篇:第134期
下一篇:第136期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学校简介 - 联系方式 - 校园环境 - 学校荣誉 - 校园博客 - 教师招聘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