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欢迎光临实中外小!
您现在的位置:利盈彩票娱乐平台 >> 学习培训 >> 师之乐语 >> 浏览文章
第122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核心提示:

师之乐语——和谐共进

利盈彩票娱乐平台主办   2014年10月17122

~~~~~~~~~~~~~~~~~~~~~~~~~~~~~~~~~~~~~~

我怕好事落下我

先做一个测试,用17来表示你感到不适的等级,1是略微有点儿不舒服,7是非常不安。

  第一个场景,你每天早上都用30分钟浏览新闻网站,但今天早上你只有15分钟的时间,你不得不放弃平常要看的一些专栏。你觉得这种不适是几分呢?大多数人会选1或者2,略有不舒服而已。

  第二个场景,你在纽约旅行,但你没有时间去看所有的博物馆,也没时间看很多百老汇的演出,或者和所有的当地朋友会面,你感觉如何?不舒服的程度达到4或者5

  第三个场景,你和朋友们吃晚餐,大家规定,谁都不许用手机。但你的手机总是在响,有新的微信,显然,你的朋友圈里有什么热闹的事情正在发生,此时你会非常不安吗?达到6或者7

如果是,那么你就进入了一种“我怕好事落下我”的状态,英文名称叫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 这名称用来描述我们脑子里充斥太多信息而带来的一种思维混乱现象。我们总担心有别的地方有什么事情更让人兴奋,更重要,更有趣,而我们未能参与。有统计说,使用社交网络的人有56%都会有FoMO状态。今天,周围不断涌现的信息流让我们更加焦虑,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打电话时,又有一个新的电话进来,我们要赶紧去接;到晚上,迟迟不肯关上电脑或者把智能手机扔在一旁,总觉得朋友圈里还会爆出什么好玩的八卦。

麻省理工学院的社会心理学教授 Sherry Turkle写过一本书叫《一起孤

独》,副标题是“为什么我们总对科技有更多期待而不是互相期待”,这本2011年的著作说,现在是技术在定义什么叫亲密,我们在数以百计的“朋友”间迷失了,虚拟空间中的朋友让我们忽视了真实世界中的关系——和父母,和孩子,和伴侣,并且催生了一种新的孤独——“对我们的关系感到不确定,对亲密又感到焦虑”,我们要和好多现实中的陌生人构成“朋友圈”,同时又提防着不要和他们太亲近,这种社交模式是人类从未有过的。Turkle教授说,如果我们有那么一段时间不用智能手机,这种网络依赖症就可以得到缓解,但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自问——我们到底怕失去什么呢?

  牛津大学的科学家 Andrew Przybylski FoMO症做了研究。他认为,FoMO症是社交网络带来的,在年轻人中比例较高,特别是年轻男子。在现实生活中缺失爱、尊重和安全感等心理需求的人,越容易受到社交网络中他人行为的影响。但总体而言,我们都害怕失去爱,失去归属感。牛津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 Robin Dunbar2010年出版过一本书叫《一个人需要多少朋友》,他认为,如果我们对自己有更多了解,网络给我们带来的焦虑就会少一些。如果我们交往的群落超过150人,我们情绪感知的能力就会较为混乱。要想从他人的看法和社交的攀比中解脱出来并不容易,芝加哥大学一位老师做过实验,许多年轻人在一天的生活中可以放弃性行为和食品,却要保持时刻在线。

  一些旧有的智慧也许能帮助我们,195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Herbert Simon提出过一“good enough”理论,他说,我们不必时刻想着利益最大化,我们寻求那种“够好就行”,这样我们在做一些复杂的决定时就不会那么困难。1996年,他出了一本自传,讲述自己40年来秉着“差不多就行”的理念所经历的生活,他说,人们总要得到全面的信息,要做出最好的选择,在这个过程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他们“最好的选择”实际上依旧不能让他们满意,总担心还有别的可能性。

  网络上的信息我们看不完,也比较不过来。你要去伦敦旅行了,可看到另一个朋友在瑞士徒步呢;你买了条裙子,又看到一个朋友的新鞋。如果你多少有点儿FoMO症状,那就试试“够好就行”理论。

尚留一目看梅花

    金石篆印,是锋利的刀刃,在坚硬的石头上游移,留下的印痕。

    清代“扬州八怪”之一汪士慎,在他人生晚年,一目失明,仍为人作画,并自刻一枚闲章,云:“尚留一目看梅花”。

    一个人,在他只剩下一只眼睛看世界时,为何不眷顾金钱或美女,却独爱梅花?一个“看”字,牵引出他内心的豁达与牵挂。

    汪士慎在扬州卖画为生,擅长画梅,随意勾点,清妙多姿。他常到城外梅花岭赏梅、写梅。文人孤傲高洁,一朵梅花始终在眼前跳跃着,不离不弃。

    我们在生活中,看到什么?看到的是功利,看浮华与热闹,而忽视精神层面的东西。“看”,是一个人的神态,这个世界有太多好看的色彩和形状,有的人,左顾右盼,东张西望。

    我在俗世,不喜欢看到那些冷漠和傲慢的眼神,而崇敬谦卑、温和的目光。梅花有朴素的美,一个人像梅花一样散淡地活着,他的生活是这般闲云野鹤,一双眼,看到美的无比绝伦,内心有大欢喜。

    少年的眼神,清澈如洗。十九岁时,我第一次走出家门,看这个精彩的世界。

    我曾在扬州盐商宅第的门缝后面打量盐商。在狭窄的生存范围,观察一个摆地摊的如何成为绅士。从历史溯源和现实深处摘取标本,近观远察能够让人神气活着的行情。我为什么没能腰缠万贯?

    有人说,人在彼此“看”时,有特殊的肢体语言。最亲密的人之间可以接近到0.5的距离;有私交的朋友,缩短到0.51.25;公共场合的陌生人沟通,通常维持在3以上。“尚留一目看梅花”,是人与植物,亲人般的距离。

    “看”,是一种内心深处的牵挂。看一看这美好的世界,有爱和梅花。一个人喜欢看田畦里的露水,看那些野花闲草的果实,看一缕炊烟在山间飘散,看一只昆虫在倭瓜叶上,弹跳而去,他的世界宁静而美好。

    人到中年,我想去看小时候我去过的那座村庄,看村庄四周的芦苇,青苇上摇曳温暖的鸟巢。那个村庄里,有外婆老家的亲戚。现在外婆不在了,芦苇荡深处的村庄,恐怕也已消失,只有在回忆中想起。

    我的朋友张老三,想在五十岁之前,去100个地方。张老三说,100个地方,住着不同的人,有100个不同的风景。100个地方,光影错落,有100个耕地、吃饭、卖东西的不同表情。

    我在报上读过一位专栏美女作家的文章,旁边配有她穿短袖红衣,抬头仰望的照片。我猜想,她在看什么?她在看一棵树,看瓦脊旁的一片玲珑树叶,或许在看一只鸟,一只鸟蹲在高枝上啼鸣,她或许什么也没有看,只是做一副抬头看天的姿势,光影的语言和意境,立马活了起来。一个女人,专注地看一棵树,姿态很美。

    美国作家海伦·凯勒说过,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第一天,我要看那些友好的人们,看他们的善良、温厚与友谊。第二天,我要在黎明起身,去看黑夜变为白昼的动人奇迹。第三天,我将再一次迎接黎明,寻找新的喜悦。

    “看”的时候,心无旁骛,那是一种内心温柔抚摸,有水流过青石般柔软舒适。“尚留一目看梅花”,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的美和善,以及它最本质的东西。

 

 


编辑:admin
上一篇:第121期
下一篇:第123期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学校简介 - 联系方式 - 校园环境 - 学校荣誉 - 校园博客 - 教师招聘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