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欢迎光临实中外小!
您现在的位置:利盈彩票娱乐平台 >> 学习培训 >> 师之乐语 >> 浏览文章
第105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3年11月04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  
核心提示:

师之乐语——和谐共进

利盈彩票娱乐平台主办   2013年11月1105

~~~~~~~~~~~~~~~~~~~~~~~~~~~~~~~~~~~~~~

表扬别人时,请说“你很努力”

    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卡罗·德威克和她的团队,以十几所纽约公立学校的学生为对象,来研究表扬对学生的影响。

他们选取了400名五年级的学生,将他们分成两组,让他们完成一个“把图画得最清楚”的实验。这个实验非常简单,每个学生都能做好。当学生完成测试,研究者会告诉他们分数,然后用一句话表扬他们。一组表扬他们的智商,跟学生说:“你一定很聪明。”另一组则说:“你一定做得很努力。”

随后是第二轮实验。实验开始前,这些学生可以选择比之前的测试更难的题目,也可以选择和之前的测试难度相同的题目。结果,被表扬“很努力”的学生中90%选择了更难的测试,而被表扬“很聪明”的学生大部分选择了难度相同的测试。

在接下来的第三轮实验中,所有参加测试的学生都必须参加一个难度超出个人实际水平的测试。可想而知,没有几个人能完成。但是,之前实验中随机分配的那两组学生再一次表现出了不同。那些被表扬“很努力”的学生认为自己失败的原因在于没能集中精力,所以在接下来的实验中,他们更愿意集中精力去尝试每种解决问题的可能,而被表扬“很聪明”的学生则认为自己失败的原因在于自己的智商。

在最后一轮测试中,题目的难度和第一轮相同。但被表扬“很努力”的学生的成绩提高了大约30%,而被表扬“很聪明”的学生成绩则下降了约20%

对这样的结果,德威克认为:“强调努力,给了学生一个可控的变量,他们发现自己可以控制成功与否;强调聪明,则剥夺了这种可控性,并且也不能成为应对失败的好处方。”她在研究总结中写道:“当我们表扬学生的智力时,相当于要他们表现得聪明些,不要冒险犯错。”这也正是被表扬为聪明的学生所做的:他们选择保持聪明的形象,避免了形象受损的风险,一旦他们失败后,就会怀疑自己根本不聪明,而被夸奖“很努力”的学生失败后则会认为是自己不够努力。

后来,德威克在重复实验时,将每个社会阶层都纳入了自己的实验,最终都得到了同样的结果。不论男女,连学龄前的孩子也未能幸免被表扬聪明后带来的负面效应。

所以,下次你要表扬别人时,不要再说“你很聪明”了,应该说“你很努力”!

舍不得的好人生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是生命中最婉转低回的乐章吗?爱情也只有在两种东西面前,显得百转千回、荡气回肠。一是光阴,二是离别。

金岳霖教授暮年时,有人让他讲讲与林徽因的往昔。他摇摇满头华发,只字不提。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是他的心头的一颗珍珠,是他晴空的一轮皓月,是他一生的人间四月天。她是他心底的一枚碧玉,只养在心里。他不舍得和任何人提及她。不提,不诉,不言,不语,沉默是对爱情最大的尊重。曾经,她的家搬到哪里,他也跟着搬家,去做她的邻居。他常去她家聊天,琴棋书画诗酒花,唯独不谈爱情。

半个世纪的脉脉情深,哪是舍得说出口的?似水流年中,相思以终老。

人世间,镂骨铭心的爱情都值得尊重,为什么一定要有一座婚姻的大厦呢?美好的爱情值得用一生去回忆。

读书,不要想着实用,更不要有功利心。读书,只为了自身的修养。

邂逅一本好书,如同邂逅一位知己,邂逅一个善美之人。有时心生敬意,有时怦然心动。仿佛你心底埋藏多年的话,作者替你说了出来,你们在时光深处倾心相遇的一瞬间,情投意合,心旷神怡。

张潮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读书达到这样的境界,也将人生活得如此清明而透彻。

平日里读书,最喜欢的几本,大都来自古老雅洁的文字,来自源远流长的汉语。它们几乎与现实的浮华,永远隔着深深的沟壑。好书如佳茗,令人舍不得放手的,就是这样的好书。如:《红楼梦》《幽梦影》《小窗幽记》……我依靠它们得到灵魂的安然。

恍然明白,读书的目的,原来只为了和好东西倾心相见。

有的书借出去了,还回来的时候,整洁依旧,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包了洁白的书衣,仿佛花容月貌的女子,穿一件洁白的纱裙,内心一瞬间洁净喜悦起来。让我对还书的人起了珍重之意。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女子,她纯净,博学,懂得文字的美好。在喧嚣的尘世间,能遇见这样一位爱书的女子,也是很幸运的事情。

其实借书,还书,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和性情。  

不舍的还有光阴。

抚摸一部旧书,仿佛揣摩一段光阴,又似观赏和留恋几十年前的月光。

我年少时拥有一部《红楼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那部书共有四册。装帧精美,古意幽幽。书影上是一位冰清玉洁的女子,依在山石旁,长裙垂地,拈花沉思。她心中默诵着: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脚下的竹篮里盛满落花,她就是水晶心肝的林黛玉。年少时,我便读到人间最美的书,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

有人曾问张爱玲,《红楼梦》《西游记》比起《战争与和平》《浮士德》那部书好,张爱玲正言答道,当然是《红楼梦》《西游记》好。我也这样认为。

一部《红楼梦》沉浸在流年里,文字的魅力绵延千里,流传了几百年。它开启多少人文学的梦想,也成全了多少人文学的梦境,连作家张爱玲也不例外。许多大家都是站在《红楼梦》的肩膀上触摸到了月亮。

此后多年,我随着父母从关中到了陕南,再回长安求学,辗转,迁徙,漂泊,我遗失了《红楼梦》中的第二册,一部《红楼梦》便成了残梦。我翻遍家中的每一寸角落,再也找不到她,犹如遗失在岁月尘埃里的一颗珍珠,消失了。后来,我时常去书店或旧书摊淘书,希望能遇见同样版本的《红楼梦》,可是,再也不能了。李延年诗云:佳人难再得。其实,好书同样难再得。

世间很多事就是这样,离散了,走失了,便已是长长的一生。

我犹如遗失了一位情深义重的故友,丢失了自己绮丽的青春年华。好书难再得,一如知己难再得。

  一生不舍的无非就是这些:骨肉至亲,三两知己;清茶一盏,好书几卷;看陌上烟花,柳丝如烟。似水流年里,读书,写字,品茗,赏花,舍不得的好人生也不过如此吧。

在心里点一盏小灯

   过去一年,我暂别报社,旅居爱丁堡。我的寓所对面有所小教堂,一天下午,阳光很好,我和朋友乔纳森坐在教堂门前的台阶上。他是美国人,虔诚的基督徒,在小教堂帮忙,常向我普及基督教知识。那天下午,也许他觉得机缘已到,就问我:“你现在每天祷告吗?”我告诉他没有,然后用蹩脚的英语向他解释:

“很抱歉,恐怕我今生当不了基督徒了。从小我就被要求服从,不能有别的想法。长大后我开始厌恶服从,认为被别人控制思想是可耻的,对所有信仰都有了警惕,对偶像都反感,对全能的神都远离,所以对耶稣总抱着怀疑的态度,不敢把自己托付给他。”

存在于我身上的问题,关于灵魂的焦灼,相信并非个案,同样也困扰着几乎所有国人。崇尚自由的人焦虑,信基督的人痛苦,信孔子的人也痛苦,信传统因果报应的人更是绝望,什么都不信的人反倒是有福的。在这个时代,你要么做一个饕餮者,要么做一个麻木者,否则都躲不过痛苦。

在中国的城乡游历时,街巷市井之间,常见有人感慨:“现在的人心咋这么坏啊?”话糙理端,中国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得超出预言家的想象,在权力示范效应下,对天、地、神、圣人、历史的敬畏,几乎消失殆尽。安身立命的道德感找不到,应该移植的制度踪迹不见,嫁接的道德体系缺少生命力,普通百姓朴素的报应观念也被摧毁,那份维系社会与人心的内在秩序感正在崩盘。这是最可怕的情景,也是诸多社会灾难事件的内在根源,否则你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敢把有毒的污水注入千米的地下,断绝百年之后自家子孙最后的活命之路。

我的母亲文化程度不高而多愁善感,大半生内心痛苦不已,后来信仰基督教,在家乡小城郊外的教堂里日夜祷告,并坚持对父亲和我布道,为的是使我们改信基督(我们家的“宗教战争”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十来年时间,我亲眼看着母亲所在的乡村教堂由十余间平房、百来个信徒,发展到信徒数以千计,并建成一座拥有千人席位的大教堂。母亲把教堂当做真正的家,她对我形容那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我的记忆里,这八个字是历史课本上对一个政治清明的朝代的最高评价。

我的姥姥活到将近90岁,她一生无子,只有我母亲这一个养女,所以常叹自己命苦。姥姥80多岁时跟母亲住进教堂,几年前患病,教友们每日伺候,去世时教会租了一辆公共汽车,五六十位教友去殡仪馆,在她遗体旁唱赞美诗送别。乡下来的亲戚目睹这场景,对我感慨:“老人命苦一辈子,还是个绝户头,老了老了有这么多孝子,这辈子也算值了。现在乡下都找不到壮劳力抬棺材了,老人这个走法真是不错。”

(感谢生活部潘飒老师供稿)

 


编辑:admin
上一篇:第104期
下一篇:第106期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学校简介 - 联系方式 - 校园环境 - 学校荣誉 - 校园博客 - 教师招聘 - 返回首页